快速阅读的现状和在我国的发展

你知道吗?一个普通的美国男孩,为完成一篇小论文作业,竟可以在一个月内阅读数百本图书。而在中国,一位硕士研究生,也难以保证为写毕业论文而看完上百本图书。

一、快速阅读的调查报告

据海外的一份资料显示,美国人平均每人每年看书21本,日本人平均每人每年看书17本,而我国平均每人每年不到3本。这绝不仅仅是读书量和阅读效率的差距,更是知识资产和国民素质的悬殊!

 全世界平均每年每人读书最多的民族是犹太人,为 64 本;其次是前苏联,为 55 本;美国现在正在开展平均每年每人读书达 50 本的计划。而我国的九年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中规定,九年期间学生课外读书量要达到 400 万字,如果每本书是 10 万字,就是九年读书量也只是40 本,平均每人每年读书不足 5 本。

据近期的《环球时报》报道,中国读书的人数正在逐年减少。去年,中国只有51.7%的识字国民读书,这一比例比5年前下降了8.7%,读杂志的比率更比5年前下降了一半之多。同时,只有不足1000万人喜欢阅读小说、诗歌和戏剧等文学作品。对于中国当代的文学作品及作者能说出一二的青少年不足10%;5年前,上海学生每人每年借阅图书大约10本,而现在还不足1本。

专家指出,导致中国人读书越来越少的原因在于,中国人的生活节奏越来越快,生活匆忙只好压缩读书读报时间。现在,社会上流行的口头禅就是“没有时间”、“工作太忙”。人们没有意识到,在没有时间的另一面,是因为我们的阅读速度太慢、阅读效率太低!

“一个人的精神发育史实质上就是一个人的阅读史;一个民族的精神境界,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民族的阅读水平。”

我们作为一个致力于快速阅读研究与推广、旨在提升全民阅读能力的教育培训机构,在多年的科研与推广实践中我们深深感到,我国公民的阅读能力、阅读数量已远远落在西方发达国家后面,整个社会对阅读方法、阅读效率的认识亟需提高。如果不尽快扭转这种局面,在知识经济的浪潮和全球新一轮的竞争中,我国国民素质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将进一步拉大,我国的国家竞争力将受到影响,中华民族的复兴大业也将延缓进程!

这决不是危言耸听。总部设在美国的国际阅读学会在其章程中指出:“阅读能力的高低直接影响到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未来。今天,对于以知识为基础来架构经济体系的国家和民族而言,有多少公民具备快速阅读的能力,是关乎国家未来竞争力的重要指标,它决定一个国家所拥有的世界级知识工作者的质量以及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

二、快速阅读在我国的发展

我国已经意识到速读的重要性,速读研究已列入国家课题,建立了近千所速读试验基地。

 教育部新大纲规定,中小学生阅读一般现代文的速度分别为:

 小学生高年级:300字/分

 初中生:500字/分

 高中生:600字/分

据《中国社会报》抽样调查显示未经快速阅读训练的学生仅5%能达到新大纲要求,而一般成年人的平均阅读速度仅为300字/分。

1、速读在中国台湾

我国,最早进行快速阅读研究和推广的是台湾省的一批具有远见卓识的学者。1964年,美国速读专家爱利戈在英文版《中国邮报》上发表了题为《速读与你》的文章,引起台湾省各界人士的重视。台湾教育界开始有人研究快速阅读,新闻界有人积极宣传快速阅读,出版界开始出版介绍快速阅读的书籍,还有人到美国进口了一批“速读机”用于快速阅读训练。其中最有影响的是王梦石先生和他的王氏速读出版社。截止到20世纪80年代,王梦石学员总数已逾10万人。他还创办了王氏速读出版社,已出版了10多种针对不同对象的速读教材。

台北师专附小的校长谭达士女士于1968年开始研究和推广快速阅读,著有《速读教学》一书,并在自己的学校进行了大面积的教学实验。她的实践证明:经过训练,小学低年级学生的阅读速度可达每分钟300~400字,中年级学生的阅读速度可达每分钟1000字左右,高年级学生的阅读速度可达每分钟2000字左右,最快的每分钟可达8000字左右。在台湾省速读教学观摩会上,该校以36个班的规模进行公开演示教学,证实了大面积推广和普及快速阅读的可能性和现实性,其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都是不可低估的。

2、速读在中国大陆

改革开放以来,快速阅读和高效记忆在我国也逐渐开展起来,研究、推广的成果越来越显著,这一新兴学科正在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和喜爱。 
   1980年,王秉钦翻译了前苏联库兹涅佐夫和赫莫罗夫合著的《速读法》。
   1981年,著名语言学家、语文教育家张志公先生指出:“现在具备一目十行、过目成诵的能力,已经不是神童才子的事,而是每个人都能并且应该具备的阅读能力。”同年,吕缜毅、黄少良、张学仁、徐道明、张建敏等合作翻译了美国速读学院院长卡特勒博士的专著《加快您的阅读》。黄少良、吕缜毅、徐建民、徐道明等编译了《汉语快速阅读》。

1982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在同青年干部谈话时指出:“我认为,应该培养快读的能力和习惯。有许多书是可以快读的,快读的能力是可以训练出来的。”    1985年,前苏联快速阅读专家库兹涅佐夫和赫莫罗夫的专著《快速阅读法》又由杨春华等译出,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

1988年,日本快速阅读专家芦田献之的《实用速读法》,由吴树文翻译,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 同年,快速阅读专家、特级教师程汉杰撰写、中国铁道出版社出版了《高效阅读能力训练》。此后,他陆续编写了与中学语文教学相结合的快速阅读教材,成为我国快速阅读与中学语文正规教学相结合的开拓者,其科研成果多次获得奖励。他提出的“必须在语文教学中提高中学生阅读速度”的主张被纳入现行中学语文教学大纲。四川辞书出版社出版了李德成主编的《阅读辞典》,快速阅读法是其中有关阅读方法的重要内容。   1989年,王彦良、陈俊杰翻译,新华出版社出版了日本快速阅读专家加古德次的《神奇速读记忆法》。同年,胡雪梅、李志强翻译了美国曼尔斯的《高效速读法》,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期间出版了大量的国内外关于速读的书籍和文献。

进入21世纪后,精英特科技开发有限公司经多年的研究开发和教学实践,现已经开发出第二代训练效果更加显著的计算机《精英特超级速读记忆》训练系统及软件进行训练和普及,已经为和继续为我国快速阅读和高效记忆的发展起到重大的推进作用。

无数的实验及数据证明,不论是重点学校,还是一般学校;不论是城市学校,还是农村学校;不论是中学生,小学生,还是成年人;进行高效快速阅读都是必要、可行的,而且都能收到长期明显的效果,并具有极其深远的影响和意义!

详情进入:http://www.jint.cn/?12932

欢迎您报名参加真好教育高效阅读班培训,提高阅读效率,改善学习习惯,偷偷变学霸!

报名请联系张老师,电话:15238381861

或微信扫二维码,联系张老师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