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真教育”到“真好教育”

zstarstar发布

陶行知先生说“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

“教人求真“,这里的“真“,应是真知,真理之意,“求真“即追求真知,真理;“学做真人“,这个“真“应是真实,真诚之意,“做真人“即是做真实的人,做真诚的人。

对于“真“字,许慎《说文解字》认为上部是一个人,中间是“目”字,表示眼睛,下面的“一”字和“八”合并表示仙人登天乘坐的器具。合起来表示一个得道升天的人。

真的含义在古代释义〈文言〉是未经人为的东西。指本原、本性等。

《庄子·秋水》:“谨守而勿失,是谓反其真。”《汉书·杨王孙传》:“欲裸葬,以反吾真。”比如成语返璞归真中的真,即道家探究与追求的自然之道。道家的悟真,修真,其目标为“修仙得道”或“成仙”。

陶行知先生绝不会认为教学是让学生得道成仙,但教育中的“求真“,“做真人“其实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回归本原,本性,悟真,修真“之意,只不过没有像道家那样有个至高的“得道成仙“目标而已。陶行知先生教育的目标是教学生追求真知,真理;学生学做真实,真诚的人。

今天,我的这个“真好教育”的提法,是源于陶先生的“真教育“的,仍然遵循陶先生“教人求真”的提法,只在“学做真人”这一点改动一下,改为“学做好人”。“真好教育“,即是“求真知,做好人“的教育。

“好“的意义更广一些,包含着真,善,美,它的对立面是坏,即假,恶,丑。学做好人也就是教学生做一个具有真,善,美品德的好人,不做假,恶,丑的坏人。

在当前的教育环境中,学生所受的教育过分偏向于“求真“目标,而忽略了“做好人“的目标,造成许多恶人恶事不断出现在当下学生身上,而且呈低龄化的趋势,未成年人恶性犯罪案件时有发生,令人痛心。

十八大以来,党和国家已经意识到当前教育存在的弊端,于是在国家层面上确立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求国民增强文化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并在各阶段教育中都将“立德树人“目标放在首位,在经济和核心科技发展的同时,努力建设文明、美丽、生态家园。

在这种时代要求形势下,“求真知,重科学;崇真,尚善,惟美“正是“真好教育“响应新时代要求的育人目标。简言之,“真好教育”就是以“求真知,做好人“做为教育目标的。

其实在这个目标中,“做好人“比“求真知”更为重要,因为让坏人掌握了真知的话,他是会用真知来破坏自然,危害人类和社会的,而反之,只有让好人掌握了真知,才能保护自然,造福人类和社会。所以,教育应把培育有优良德行的好人作为首要和根本的目标,而不应本末倒置。

当今社会,应试教育大行其道,教育的功利性抢占了风头,而教育的公益性本质被人们忽视,出现了所谓知识经济,这种拿知识卖钱,搞知识垄断的做法其实是极端自私的表现,本是源自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糟粕。任何科学,学术成果本应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本不被少数国家,团体或个人所独占的。任何独占,垄断知识的做法都是与中国传统儒家思想相悖的,当前国家提出的“一带一路”,“全球命运共同体”的构想才是真儒学,才是真正从造福全人类为出发点的。

陶行知先生倡导“即知即传”的大众教育,反对“守知奴”。真好教育同样以做公益性的大众教育为宗旨。反对教育产业化,反对知识垄断。正是教育产业化,知识垄断催生出大量的天价辅导机构,本应正常享受快乐周末的孩子们被迫辗转于各类辅导班之间,这无疑增加了家庭额外巨额支出,加重了学生负担,且严重影响了学校教师职业声誉。

“学做好人,追求真知”,先做好人,再谈求知,才能学有目标,学有责任,才能学得努力,学得恒久,才能学有所获,学有正果!

2020.12.27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Avatar placeholder